冷静中的夏夏

要心平气和。

[韩叶]长青树 00-01

说在前面:韩文清[哨兵]×叶修[向导],战争设定,哨兵向导设定,有私设,人物尽量不OOC,更新不定期,有错欢迎指正。都可以接受的话,看下去?不喜勿喷,拜谢。

00

某日张新杰到自家军长的房间里找一份文件,他刚迈进房间,目光就集中在了桌子正中摆着的一本书上——桌面并不凌乱,但却已积了一层薄薄的灰,可见主人有多么繁忙。但即使如此,那本书依然端端正正的摆在桌上,他在翻开之前瞥了一眼,书名是烫金的大字——《论哨兵与哨兵之间日常生活》。他了然的笑了笑,对着书签翻开书,之前只露出一个角的书签顿时露了出来,却只是一片空白。他拿起了书签下面夹着的文件,将一切复原,转身离开。

在他没有注意的背面里,有几行小字幽幽地闪着光。

“——他像我心里枝繁叶茂的一棵树,枯老衰败都不是它的宿命,唯有长青。”①

01

韩文清放下手中攥的紧紧的手机,眼角眉梢都是掩饰不住的怒意。

他在生气。

这都源于方才张新杰的一通电话,从他表面镇定却绝不平静的声音里,韩文清知道了三件事。

其一,叶秋的本名其实是叶修。

其二,之前漠北战役②的大败导致的后果极其严重,嘉世兵团已然将叶修除名,接任的是越云兵团的上任长官,唤做孙翔。

其三,叶修不是人们甚至联盟一直以来认为的哨兵。他是个向导,大龄,未结合。

综上所述,叶修被送进了军事法庭,待他适应期过后会提起诉讼,而联盟剩余的七位上将,都被邀请前去作证。就他们与叶修的关系,这个忙是帮定了。因而张新杰的这个电话,除了告知韩文清情况外,还有确定出发时间的一层意思。如今战事吃紧,一下抽去七名精锐中的精锐,哪个兵团也撑不住。是以三大心脏【并不】一合计,决定还是提前一两天去为好,也告知了其余的四位将领。

提起将领,那便不得不提叶修,不过他当时在联盟中最广为人知的名字,是叶秋。

叶秋这个名字,就算你在联盟中随意拉几个耄耋垂髫,只怕也能给你说道说道。他因冰森之战一战成名,此后加入嘉世兵团,一众心高气傲的哨兵向导无不服气,是联盟中的无冕之王。而前三年的嘉世几乎战无不胜,甚至有了“嘉王朝”的无上辉煌,也都与他脱不开关系。他本人更是身缀重重光环,在联盟五圣中称首也就罢了,更与三大神级向导并称联盟四大战术大师,军衔升至少将时,他还只有二十一岁。如此无上荣光,本该载入史册,却只因一场战役,毁于一旦。

彼时嘉世军团外看毫无端倪,内里却早已成了一盘散沙,纵是叶修有通天之能,怕也只能饮恨沙场。是以他们都十分忧心,却又存着一份希望,毕竟,他是叶修,联盟中战无不胜的斗神。

可惜最终的结果毫无意外,斗神惨败。这时嘉世兵团的副军长刘皓和后勤总长陈夜辉联名上诉总塔,信上白纸黑字清清楚楚写着,叶秋是大龄未结合向导。再加上之前叶修在联盟中得罪的人数不胜数,被捕简直是毫无意外的事。

韩文清叹了口气。张新杰在电话里清清楚楚说了,他与肖时钦和喻文州商议出的最好结果,也不过是被强迫结合后丢到哪个偏远军区服役。他的目光闪烁了一下,重又变的坚定起来。

对于叶修的感情,他自己从未回避过。他甚至想过要和叶修一起,两个哨兵终老一生。但他…竟然是向导。韩文清的眸子里难得的闪过一丝笑意,攥紧了拳头。

他不信,凭他的力量,还保护不了叶修。

『To Be Continued』

①:文字来源于网络,侵删致歉。

②:因为实在不会编战役名,所以就随意找了一个,表介意哈~

评论(1)

热度(3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