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静中的夏夏

要心平气和。

心灰意懒。

天知道我做错了什么。

起码一年不会再回这个破圈了吧。

无所谓啦。

女乒里约三剑客外战总结更正版

P1丁宁单人

P2李晓霞单人

P3刘诗雯单人

数据来源于ittfH2H/往期乒乓世界

这一路走来。

有幸遇到你,最了不起的你。

存档留念~~~

万众瞩目
我看着您
从这里回归

致我最最亲爱的叶修先生。

您是光明,是四月花,七月火,八月阳。
您是希望,是白昼前一点闪烁的微光,黎明前破晓时最耀眼的那抹湛金。
木瓜炖雪梨,牛奶巧克力,中考八百米,春风一百里,不如你,全都不如你。

希望下一年,还能陪伴你。

生日快乐❤️

【林杨x余周周】【ABO】最美的时光

BG的ABO!!!不要踩雷!!!

是个不会填的坑。

私设满天飞。






01.
“周周姐,你和你家Alpha是怎么认识的呀?”

余周周张了张嘴,青梅竹马四个字明明就在嘴边,但她就是说不出口。周周垂眸想想,换了个说法。

“我们很早就认识。”

“哇!那么说,是青梅竹马咯?”一位大姐凑上来,八卦兮兮地问。

余周周有点儿不耐烦了。她笑了笑,随即沉默下来。

林杨说的,沉默是她最锋利的武器。


02.

她在一个冬日分化。

因着母亲是Beta的缘故,余周周飘散的信息素一直没人察觉,是她半天高烧不退才被急急忙忙送到了医室。

没用多久,医生宣布她这是分化的预兆,因着送医太晚,单纯施打信息素已起不到多大效果,她需要一个成年的最好有亲缘关系的Alpha来帮助分化。

一家人面面相觑。他们都是普通的BB家庭,唯一的Alpha余乔刚刚大学毕业,还在家养伤。但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,大舅出去打电话,外婆和妈妈只是沉默。

妈妈为什么沉默她本可能永远也不会知道,直到高三那年她又遇到那个男人。

他是Alpha。



余乔坐在病床一侧,颠三倒四地讲着之前的事,余周周却没怎么听。她不是很懂发生了什么,但空气中的味道让她有种安心的感觉,像新发下来卷子的味道,又模模糊糊。她试着专心听表哥讲话,不去想身体内部的疼痛和陌生的空虚。

可是他真的讲的好无聊啊……余周周眼皮半耷不耷,头也有下垂的趋势。刚喝了点水的余乔悄悄把人放躺到被子上,老老实实的当个信息素供应源。



03.

那年她才14岁,今年她17岁,可运气似乎还是一点没变。

几分钟前彦一推推她说有人找,她迷迷糊糊出去一看,是凌翔茜。

她没穿校服,上身松松套着一件嫩绿的衬衫,左胸前有个很好看的图案,余周周说不清那是什么。在她百无聊赖的几秒钟里凌翔茜一直咬着牙,仿佛在强忍着些什么,大概是一番纠结后她终于开口,“那个,周周,”她招招手,周周就配合地靠近一点,“你有…有R型抑制剂吗?”她有点不好意思地问。

余周周靠在门框上,了然一笑。她比了个稍等的手势,凌翔茜就站在门口等。她也着实无奈,三班为数不多的Omega以男性为主,还有几个她以前得罪过的女生,而凌翔茜委实拉不下脸子来,这才想起上次蒋川提起余周周是个Omega的事,就跑来死马当活马医了。她也不是不想去校医室,奈何R型抑制剂只有三级以上医师签字能买到,在市场上根本不流通。

她轻轻地,轻轻地叹了口气。


突然有种不好的感觉,她的感觉一向很准。等不及还在屋内翻找的余周周,她转身就往楼上跑去。去找林杨…和蒋川。所有纷乱的感官紧急集合,所有的线都指向一个结果——

她在发情。

诚然这时候跑动不是个好选择。甜而浓郁的信息素弥漫在整条走廊,训练有素的班干们果断关上了门和窗子,她听见后面纷乱的脚步声和喷雾按动的声音。

是余周周。

她一直都知道,她是个好女孩。

还有最后两级台阶,她实在没有力气地跪趴在台阶上,膝盖磕了一下,大概出血了。疼痛让她多了一分清醒,借着不知从哪里来的一股力气一步迈上了台阶,才听见身后急促的喘息声。原来是她推了她一把。余周周抓住她的手继续向前,两个女孩子跌跌撞撞冲到二班后门,凌翔茜再也支持不住地跌坐在地上,余周周把头伸进二班后门大喊了一声:“林杨——”

“周周?怎么了?”声音在凌翔茜的世界里由模糊到清晰再到模糊,她勉力撑起眼皮一看,身影也有几分熟悉,却绝不是林杨。

冲出来的是余淮。

两个女孩都忘了,振华一层楼只有三个班和一个办公室,七班在三楼而二班在五楼,只上一层楼她们只来到了五班。

可奈何余淮是个Beta,他并不是很能懂信息素的浓度变化,凌翔茜隐约看见余周周和他说了几句什么,余淮就匆忙跑出了她的视线范围,后门又出来一个女孩,看着也有几分眼熟。身体里陌生的空虚感愈发强了起来,她勉力抱紧双臂把自己贴着墙根蜷成了一团。

像在母亲子宫里一样。

余周周叫出的女孩是耿耿,同样是Beta的她只能通过空气的粘稠度来分辨信息素,而空气此时粘稠的仿佛能捏出水来。余周周把自己靠在墙上,但很快她就坚持不住,也在地下蜷成了小小一团。

她的情况也同样不好,被发情期Omega信息素诱导发情后每一个Omega的情况都不会好。她们不敢去老师办公室,每个办公室里都不乏Alpha,而唯一能救她们的校医办公室在顶楼。

她栽倒在地,意识也有点发懵。

直到一股温暖而熟悉的信息素包裹了她。

像下雨后森林里的气息,泥土的青草的树木的雨水的味道密密匝匝地围上来,她神智清楚了一些,抬头看向来人。

是林杨。

来不及思考别的,Omega的本能让她想要亲近眼前的小Alpha,她伸出手想要站起,却陷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。

TBC.

一年前的东西,翻出来看了看大概也不会填了,扔到这里做个纪念^ ^

提线·格莱斯

一点点碎碎念:果真没有想象中的好看啊……四个多月的成果,就当为格莱斯做个预热啦~

去年做好的,一直没放上来
韶颜倾城呀❤

2016的最后两个小时,发几张我最爱的哥哥们

愿你们,都能万事胜意呀❤